Chevaux encre de l'artiste chinois Xu Ying

徐莹骏马图巴黎展

艺术家徐莹在“红气球”的水墨画展 巴黎新画廊“红气球”:中法文化交流的桥梁   撰稿人魏凯文(Kevin Viel),建筑师,法中国际协会成员           中国画家徐莹受邀来巴黎举办画展,10月3日,红气球画廊(Le Ballon Rouge)在巴黎艺术中心玛莱区(Marais)落成,《骏马图》是画廊第三次展览的主题。借此机会,我们走进画廊主人,一对热爱艺术的夫妇,逐渐成为中国文化艺术推广的使者。红气球画廊为我们徐徐打开大门。           巴黎中心,玛莱艺术区,聚集画廊和展厅,极具艺术气息。狭窄的戈哈纬伊(Gravilliers)路上,人来人往,以前是批发商品和贸易往来的地方,慢慢的艺术元素日益发展起来,红气球画廊就在落户于此了。占地70多平方米,一楼是展厅,二楼是摄影棚。空间设计白色调为主,简约明亮,展品显得更具魅力。“装修工程持续了一个半月”,画廊主人向我们介绍到,“我们一直想营造简约轻快的氛围,可以同各个主题相协调,广泛咨询艺术家的建议后,我们确定了自由开放的格调”。     徐莹骏马图巴黎展  ©红气球画廊 摄    展览在于传播亚洲艺术,特别是中国艺术        画廊和摄影棚都可以出租举办各种活动庆典(休闲小聚,开幕式,私人聚会等等)。着重促进中法文化的交流,展览多是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这样在巴黎,或许转身走进画廊,就可以身临其境亚洲丰富灿烂的艺术文化。红气球画廊也同其他画廊合作,和中国保持密切联系,邀请中国艺术家来到法国交流。   徐莹骏马图巴黎展  ©红气球画廊 摄     徐莹的骏马图 骏马栩栩如生,飘逸灵动浮于水墨之中上         《骏马图》是画廊最近一次的展览主题:80岁高龄艺术家徐莹的水墨之情。这些作品在中国,日本,及亚洲其他城市多次展出,在巴黎,欧洲却是第一次。透过流畅的线条,笔墨的轻重,画家想要表现的是同疾病抗争的顽强意志,因为画家本人得过乳腺癌,一度甚至不能作画。这些作品描绘得骏马气势磅礴,马鬃耸起,墨色勾勒,浑然天成,跃然纸上。中国水墨画工细致,严谨,生动,值得驻足观赏,细细品味。   徐莹骏马图巴黎展  ©红气球画廊 摄           若错过了红气球画廊的“徐莹骏马图展”,画廊特意保留徐莹作品集供大家前来欣赏。下一次展览的主题是“雕刻”,展出极富魅力的中国春节艺术作品。2016年1月22日,欢迎大家前来观赏,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 Lire la suite徐莹骏马图巴黎展

"La démolition en attendant du neuf : triste sort des Siheyuans, encore en 2013, à Pékin"

胡同:如何对待老北京建筑

老北京胡同和传统四合院   撰稿人魏凯文(Kevin Viel),建筑师,法中国际协会成员         北京,中国的首都,历史和建筑的珍品,近几十年,宝贵的纪念性建筑在城市规划中承受了不同的命运,有的老北京胡同改建成豪华酒店,或者旅游场所。最终,1980年,政府出台政策保护老北京传统建筑和城市居民。菊儿胡同就是其中之一,完整的保存了传统建筑风格,尊重原貌的基础上进行加固,降低房产税使当地居民得以继续居住。欢迎大家来一起欣赏老北京的风韵……   一项具有先瞻性的课题 菊儿胡同的一条中轴线 © Kevin Viel – 2013摄         建筑学家,城市规划家,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数年里致力于研究新城市规划,尤其是民居方面。对待四合院的改造,吴良镛先生进行多方面考察分析后,设计上突破了民居的限制。首先,他概括了总体格局:闭合的庭院中,住宅区呈垂直状连结在一起,胡同里面依次有三座四合院,高度为1至3层,建筑风格同周围环境和谐统一。   «改建后的实用功能和经济效益使四合院得以保留下来»          1987年,菊儿胡同改建中,吴良镛先生考虑到经济因素,所以增加了建筑密集度。他调整了占地比例,保留形式上的庭院,减少内部走廊的宽度,虽然没有完全遵照传统建筑风格,但是实用功能和经济效益使菊儿胡同成为四合院改建中的典范。比如,根据采光的要求来确定庭院长度,保证一楼在冬天也可以通过窗户接收光照(也是确定墙面之间距离的参照标准)。 保留植物的庭院 © Kevin Viel –  2013摄         庭院的面积可以根据舒适度的要求来做调整。此次改建中,舒适的现代生活和自然采光是主要考虑因素。庭院四周的楼房高度也不同,靠近庭院的比较高,有长廊可通往天台。然而,吴良镛先生强调,斜面屋顶是中国建筑的特色,我们不能忽略,菊儿胡同中,虽然他仅作为一种装饰元素,但在有限高度的建筑物中,他为节约空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兼具传统和现代特点的屋顶  © Kevin Viel – 2013摄         这次城市改建的关键是把私人庭院改成半私人所有,因为四合院本是归一个家庭所有,但既然要求建成集体住房,就得增加居住密度。其实,这也是对空间所有权按照顺序进行定义,从住房内部到街道来说,空间所有权依次是,私有,半私有,然后半公有,最后公有。在菊儿胡同中,定义顺序随着格局的不同而变化。吴良镛先生坚持保留周围树木,用以铭记和保持胡同的传统特色。   «隐蔽的私人空间»      … Lire la suite胡同:如何对待老北京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