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马洛和洛里昂开启中法贸易往来

圣马洛和洛里昂开启中法贸易往来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东印度公司,16至18世纪东西方贸易的推动者

专栏:历史光芒照耀下的当代世界

从经济角度看中法首次贸易往来历史  -圣马洛和洛里昂的海上贸易

 

        通常来说,中国和法国的贸易交往得益于1964年1月27日戴高乐将军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的举动,以及1976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实际上,在16至18世纪第一次贸易全球化中,亚洲与欧洲就有了往来。那时17,18世纪的布列塔尼可算是法国最富有的省份。但是19世纪,拿破仑的大陆封锁令(译者注:1806~1814年间,拿破仑采取为反对英国而采取的一项重要经济政治措施),对布列塔尼海上贸易造成巨大损失,致使她错失工业化时机,新技术时代错误定位社会结构类型,买田置地,而不是把资本投资到新型工业中,而法国北部纺织工业日渐繁荣,取代了小农和手工纺织业。二战后,20世纪的布列塔尼迅速发展,一方面依靠高产量的农业,和食品加工业,另一方面是TIC(译者注:电子通讯业和传媒技术)和汽车制造业的发展。时下,经济再次遇到瓶颈,需要建立新的模式,加强同亚洲,和中国的往来。在此背景下,有必要研究在第一次世界贸易交往中布列塔尼是如何发展的。

 

第一部分 东印度公司

        16至18世纪,第一次全球贸易扩张期间,为了掌握同亚洲的往来,东印度公司成立。1498年,葡萄牙航海家绕过好望角找到了通往亚洲的第一条航线。印度洋航线的开辟,迅速引来了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丹麦人,瑞典人和普鲁士人的加入。

 

东印度公司

        菲利普·奥德莱尔(Philippe Haudrère)1,东印度公司研究专家,把东印度公司划分了三个时期:

  • 17世纪初期:先是荷兰和英国东印度公司,到1709年更名为“伦敦商人在东印度贸易的公司”,确立了英国的统治地位
  • 1660年至1680年间,法国,丹麦东印度公司
  • 18世纪,拥有跨国资产的公司建立,奥属荷兰奥斯坦德,瑞典东印度公司,普鲁士东印度公司,奥地利东印度公司

        实际上,在印度,不同时期法国一共有三个公司接连成立,玛路宜纳公司(La compagnie malouine)接管了1706至1719年营业的法国第一家东印度公司,1717年由约翰劳先生(LAW)负责,1719年正式更名为东印度公司。倒闭之后,继续发展直到1769年公司清理结束。

 

 

 

第二部分 交换思维及其特点,不平衡的因素

交换思维引导重大投资方向

        逻辑思维上来说,中西贸易中转站起于印度洋,直到中国广东和日本出岛,这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600到1200吨的商船在海上航行14到22个月,航行时间随季节尤其是季风而变化。航行需要很多船员,工资支出就很大,而且船员要能够经受长期的海上生活。东印度公司对船员数量的需求也逐年增多,16世纪约1000名,17世纪3000到4000名,到了18世纪高达8000到10000名船员。死于坏血病的船员比例达到10%以上。法国在马斯克林群岛(译者注:位于印度洋西部,由留尼旺,毛里求斯和罗德里格斯三岛组成)设立停靠点,荷兰在好望角,英国在圣海伦斯(译者注:位于利物浦附近的英国城市)。直到18世纪,航行中才使用柠檬,醋,绿色蔬菜或者腌酸菜来缓解坏死病,降低死亡率。轮船的失事率也会有3%到6%。想要驾驶一艘轮船出海,必须要阅读约300000到600000本书。公司把造船工程交给专业船舶公司,例如阿姆斯特丹造船公司VOC Deptfore,英国东印度公司的Blackwell,法国第二印度公司的洛里昂船舶公司。

divers poivres, noirs, blancs, baies roses, macis
香料 : 胡椒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摄

        谈到交换的特点,拿商品举例,东方盛产香料(胡椒,丁子香花蕾,肉豆蔻,丁香皮),咖啡(摩卡,波旁2,爪哇),茶(黑茶,绿茶,普洱茶),丝绸,棉织品,瓷器和硝石。欧洲缺少这些高档品,棉织品,甜味饮料和香料,所以运到欧洲后,就成了抢手货。欧洲商品出口可以填补贸易逆差,但是法国海外商行不希望殖民地消费水平提高,在亚洲的欧洲人数有16000人,10000是荷兰人,1500葡萄牙人,2000英国人,1800个法国人分布在加尔各答,马德拉斯,孟买,巴达维亚(译者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旧称)。中国只有广州一地有限通商。欧洲的商品对于中国人和印度人并没有吸引力,因为他们更喜欢舒适的丝绸和精美的瓷器。通常船上载的不是法国商品,而是从美洲大陆运回来的金币,银币,亚洲人很喜欢这些珍贵的金属。荷兰人在印度开设了印度内部贸易,结果是东印度公司获取大量利润,他们投资到印度海岸线的开发上,通向波斯海湾,红海,中国和菲律宾群岛。贸易范围涉及美洲,安的列斯群岛,非洲,欧洲,称为第一次贸易全球化。

        18世纪贸易形势变化。印度莫高尔王朝统治时期社会比较稳定,后来被地方势力破坏。贸易往来造成的各大势力之间的矛盾也转向了海外省。格胡(Quérou)校长这样描述过海上马车夫和海外地区:《密西西比骗局后,他们想要摧毁法国,打着新东印度公司的名号,把男人女人以牲畜河粮食的价格买卖,强占房屋军舰,垄断贸易》。18世界末东印度公司都倒闭了,只有英国东印度公司经营到1858年。自从1784,国家增派军队来保护社会安全。

 

布列塔尼有马尔维纳斯人的血统

        法国和亚洲海上航线繁荣,当时在浩瀚的海洋中控制好轮船这个庞然大物却不是一件容易事儿, 拿不列颠来说, 他们期望法国东印度公司的负责人制定规章守则来管理船员,一艘船至少300人,然后通过游客数量和员工资历来确定奖惩和升迁办法。

        船员招聘主要是家族式和地区式:官员多是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或者东印度公司职员的子女,三分之二来自圣马洛和周边地区,圣塞万(Saint-Servan),帕哈密(Paramé),顺着航斯河(Rance)流域延伸30多公里到西部。对于没落贵族和小庄园来说,去东印度公司工作可是个很好的机会,理论和实践培训后,他们不仅可以拿到不错的薪水,也算是得到了君主体制下价值的认同,君主授予的殊荣,尤其是贵族身份肯定。

       理论培训是在洛里昂进行的,但是大部分还需要在轮船上工作时得到巩固加深。一般17,到19岁的青年获得官方批准后就可以出海了,有了4到5年的经验,能够升到副职。勒内·德·夏多布里昂(René de Châteaubriand),作家弗朗索瓦-勒内·德·夏多布里昂(François René de Châteaubriand)的父亲,曾是乡村没落贵族,后参加航海,他是那个时代的典型代表人物。以前,圣马洛人会远航到纽芬兰岛捕鱼,出身平民阶层的小水手们通常在很小的年纪就随船出海了,18世纪时第一次出海的年龄约为9岁。当地捕鱼营生一直持续到批准招募水手之前,也就是20世纪,之后主要是纽芬兰岛的三家捕鱼公司从事打渔工作了。

        18世纪时,往来法国,印度,中国的航程大约需要2到3个月的时间,非常艰险。航行中,船员过硬的素质和本领必不可少,拉维尼(Lavigne Buisson)(译者注:布列塔尼著名航海家族成员)说过,“航海需要天赋,本领和专业知识的掌握”。印度洋领域设有巡逻队,敦促轮船遵守长途航行的规则,抵御海盗侵犯,监督贸易交换,这些也都是船上官员需要掌握的知识。对航海家族来说,航海生涯是很短暂的,更替很快,大约24岁的时候升到少尉,28岁中尉,21岁二副,36岁大副,42岁可能称为船长,55岁的船长就不能在出海了。而后预留一年的时间返航公司或者其他目的地。

 

 

第三部分  殖民地海上贸易推动金融创新:法国东印度公司

约翰·劳计划和他的失败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驾崩后,摄政王不得不面对财政上的危机。负债高达 35亿里弗(译者注:法国旧时货币),收成不好,缴税不足加重了困境。摄政王拒绝接受破产,下令重铸货币,降低利息,尽快解决财政困难,最后他听从了苏格兰裔金融家和投机家约翰·劳的建议,利用发钞银行的信用发行纸币,取代铸币。银行取得商家的信任,和国家联合回收了大量的资产。民众购买国家债券,大大减少了国家债务,纸币可以用作偿还债务。

        1717年,摄政王奥尔良公爵授权约翰·劳开办私人银行  -通用银行,发行纸币,一时间纸币纷纷取代金币和银币。1718年约翰·劳创办了西公司,经过不断扩张,成为著名的西印度公司。通用银行也更名为皇家银行。1720年约翰·劳达到他人生的巅峰,皇家银行和公司合并,同年1月份摄政王任命他为财政总监。财富在几个周内迅速积累,约翰·劳控制货币流通,一年内兑换率从500涨到20 000利弗尔(纸币和贵重金属交易货币兑换)。一时间皇家银行所在的街道上挤满了人群。大投资商都狠狠赚了一笔,股市却也漏出崩盘的蛛丝马迹。大量发行纸币,使银行信用率大大降低。银行也没有足够的铸币来支付投资人,之后银行破产。约翰·劳也狼狈的逃到国外。

        约翰·劳计划繁荣了几年,最后使法国民众还有投资人更加贫穷,历史书籍都对此有详细记载。如果说因此殖民地贸易得到发展,那法国人直到法国大革命都对银行机构心有余悸。

        约翰·劳计划的失败并不全是负面影响,很显然对于王室权力来说,此计划帮助王室减轻债务,提高收入,创造更多流动资产,投资农业,刺激商业,增加税收项目。

 

位于圣马洛公国的布列塔尼,亲历了18世纪约翰·劳计划以及西印度公司

1720年圣马洛公国,弗海斯奈斯(Fresnais)市格胡(Quérou)校长的历史纪录

registre du XVIIIe siècle
弗海斯奈斯(Fresnais)市格胡(Quérou)校长记载1720年历史,约翰·劳计划失败,东印度公司,社会状况

        弗海斯奈斯(Fresnais)市的格胡(Quérou)校长留给我们几页珍贵的史料,地方史志和法国大事件。在1712年地方史志的末尾,直接纪录了1720年雷恩的火灾。重新审视1712年的这些记载,纪录了奥尔良公爵支持的约翰·劳计划,以及约翰·劳的逃跑,但是8年的事情只用几张纸来纪录,这是在说明纸张的价格飞涨,只能尽量节约用纸?还是那些年中神甫私下纪录了自己言辞犀利的想法,以避免遭到审查?神职代表审查纪录的时候很少看年份,尤其是当年发生的事儿。弗海斯奈斯(Fresnais),毗邻道勒市(Dol),这个主教管辖区每年都有神职代表巡访。为什么要登记入册?告诉后代曾经发生了什么,还是当时他们紧跟时事,发表自己不明确的看法,表示他们不赞同王国的推行的政策“我记载史实是为了让后来的人了解发生了什么?”史书中记载的宝贵信息告诉我们雷恩的建筑学知识和城市化进程,还有作者自己的观点。事实上,他敢于批判奥尔良公爵还有所支持的约翰·劳计划。奥尔良公爵在路易十四驾崩后,担任摄政王直到路易十五成年。连年的战争,使路易十四统治的法国备受摧残。35亿利弗尔的债务相当于十几年的国库收入。格胡(Quérou)校长也讲述了1720年黑死病蔓延,圣马洛港口的轮船连同珍贵的商品一并摧毁。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