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ile Corbel

塞西尔·科贝尔,金子般嗓音的竖琴仙子

歌唱家、作曲家、竖琴演奏家,塞西尔·科贝尔展示给世人凯尔特童话传说中传奇世界的幻想。出生
在布列塔尼半岛岬角菲尼斯泰尔的她从这里汲取了无尽灵感——这片土地上的每块石头都有要在你
耳边讲的故事。“童话和传说我怎么也找不完”,她说“所有能讲故事、能让人跳出生活至少一首
歌的时间的,我都喜欢。” 音乐之于她是情绪和画面的载体。琴声宏大庄严,又温柔婉转,撩人心
弦,加上她水晶般透亮的嗓音,使听众恍惚之间如上云霄。

calligraphe, maison, porte temple

布列塔尼可持续发展示范区-乡村及城郊

 

欢迎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领导访问布列塔尼

2015年11月8日,法中国际协会报道 

作者: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中国用国土面积的10%,养活世界20%的人口。

        耕种土地和粮食生产能力始终是中国的战略性政策,例如保证务农人员的数量。面对房地产业发展却损害耕地的现象,中国开始控制城市化进程。城市化是不可抑制的趋势,因为他伴有经济发展。肉类消费的增长,饮食习惯的改变都要求耕地不断扩大。中国需要添加两个议题:休假旅游的发展和乡村利益的保护。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领导委托法中国际协会研究,布列塔尼如何保留乡村并使其适应21世纪的发展,如何保护遗产的同时,以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来推进经济,旅游和文化活动。

 

自然和建筑遗产,保护的关键:赋予土地生机和活力

         2000年,中国开始意识到乡村遗产的价值,研究如何保护他,不再仅仅是修建民俗博物馆1,在橱窗里展示以前的生活,而是探讨保持区域的生机和活力,这才是保护,管理,赋予自然建筑遗产价值的关键。

étudiants chinois des beaux-arts
安徽宏村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2009年5月 摄

 

Sculpture sur bois - Chine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 2009
安徽宏村木雕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2009摄

        上海同济大学和法国文化部建筑遗产司,在中国西南的贵州省共同创办了 《乡村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研讨会。10月份,布列塔尼孔子学院举办了《贵州增冲》的精美展览,法国夏约高等建筑设计研究所学习文化遗产专业的学生也举行了研讨会。10月1日,在雷恩高等建筑学院,我们对中国乡村这一发展趋势做了具体介绍。

        布列塔尼大区的历史,文化,航海还有农业都和山东省有很深的渊源。山东省人口总数约为9690万,是仅次于广东(10590万)的人口大省,作为中国文明发源地之一,孔庙和泰山都位于山东境内。山东也是中国第三富有的省份,在生物技术和健康领域都处于领先水平,海洋和耕地资源也非常丰富。山东和布列塔尼的友好关系已有30年的历史,包括友好城市的缔结,青岛和布海斯(Brest),烟台和坎贝尔(Quimper), 济南和雷恩(Rennes)。

Patrimoine rural, une vie à Mellé
莫雷村生活,布列塔尼乡村遗产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3月份,法中国际协会和布列塔尼孔子学院召集近300多人在雷恩市政厅开展以“中国小城市”为主题的讨论。研讨会秉承可持续发展理念,以及法中国际协会成员长久以来的信心,探讨了这次访问希望了解到的:我们如何保护乡村并使其适应21世纪的发展。不到1个月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巴黎召开,前几天法国总统访华,希望同中国一起应对全球变暖问题,此次山东高层领导到法国布列塔尼的访问对于我们大区来说也是合作的推进。

 

布列塔尼遗产修复和重建的目标

 布列塔尼修复和重建文化遗产的目标,主要有以下5个重点:

1 遗产:保护和开发现存建筑遗址

2 经济: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创建经济贸易区,文化活动区

3 社会:改建筑物为廉租房

4 旅游:改建筑物为乡村住所

5 环境:避免城市化占用耕种土地

 

多样化方式推进地区特色化建设

普瓦莱(Poilley)和莫雷(Mellé),两个布列塔尼村庄

        这两个村庄隶属于东北部的伊勒-维莱讷(Ille-et-Vilaine)省,离雷恩有40分钟的车程,得到特殊开发而发展起来,这是小镇市长路易斯·保泰欧(Louis Pautrel)和民选代表们不懈努力的结果。起先这里没有任何经济活动,市长和他的团队开始对这片区域进行系统的研究,分析整个价值链和路维尼(Louvigné)地区的发展潜力。然后他们提出了发展方案,根据市场需求,划分区域,发展项目,此方案借鉴了比利时的经验,来发展大西洋沿岸以农产食品加工业为主的普瓦莱(Poilley)村庄。首先,建立一个布列塔尼鲜有的蘑菇种殖基地,以此为基础来发展周边产业。通过努力,在公共和私人基金的支持下,他们建起了种植基地,从巴黎引进了蘑菇的品种,到现在,已经提供了80多个工作岗位。

culture sur couches de champignons de Paris

巴黎蘑菇品种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hortensia bleu à Mellé
莫雷村古迹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Patrimoine rural à Mellé, commune de Louvigné Communauté, Habitat en granit réhabilité. Maison et Jardin.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莫雷乡村遗产,路维尼(Louvigné)市,修复的石头房,花园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村庄里尚存留很多古建筑,特别是村东南边的教堂,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北边是神甫住宅区,还有一些独立的老房子(住宅,面包作坊,谷仓),以及其他建筑,18世纪时就已存在。这些古建筑的共同点是:拱形门,嵌入式窗户,升势屋顶,出檐椽子2等。居住于此的居民们,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协会,这也不矢为可持续发展的一项举措。莫雷(Mellé)村创建了叫莫雷寇(Melléco),也做Pierre & Nature之家的展览馆,可以欣赏和学习艺术以及生物的多样性。这是采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每年夏季举办的露天植物标本摄影展类似的发展思路。

        食品企业的迁入和工作岗位的增加,惠及了村庄里21世纪的居民。路维尼(Louvigné)镇政府希望保留耕地,在城郊处修建需要增建的住房和厂区,之后在布列塔尼公共土地管理处的帮助下,采用了试点方案《城镇中心》来规划土地。随之,居民在政府和土地管理处的协助下,把具有特色的房子作为展览馆,纪录17世纪到21世纪居住方式的历史演变。路维尼(Louvigné)的这些展览馆距离富热尔(Fougères)城堡24分钟车程,圣米歇尔山40分钟,圣马洛1小时,将来他们也可以改建成旅馆、酒店来迎接四面八方的宾客,法国的,外国的,所有希望了解历史的人,这样也推动了村庄经济的发展。

 

 

布列塔尼,期待中国友人的发现和了解

以下是行程中所参观景点的详细介绍:

特色餐馆,法国知名美食指南高特米鲁《Gault et Millau》推荐——选用本地新鲜食材

蒙米行(Montmuran)城堡,建于中世纪,17到18世纪重新修复——特殊接待

特色小城,书镇贝谢尔(Bécherel——展示中国书法

 

        列塔尼风景秀丽,历史悠久,从迷人的小镇,原始的城堡到别致的乡舍,无不满足人们对于原生态,独特,舒适的追求,当地优质的特产更是切合不同的品味。

photo culinaire - poivron
布列塔尼特产,应季果蔬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在卡和脱克(Cardroc)享用完精美的午餐后,我们的中国客人要参观历经数世纪存留下来,记载着布列塔尼历史的蒙米行(Montmuran)城堡。这座封建时期的城堡,塔楼建于12世纪,14世纪建成小城堡,17,18世纪修建的吊桥和房间仍在使用,这可以算得上法国艺术的活标本。在维护城堡和文化遗产的资金上,城堡主人经常会收到前来参观者或受接待方的捐助,比如城堡可以提供场地来举办展览,演唱会,企业招待会等等,有时也会给他们提供住宿,这也给周边酒店带来了生意。

Bécherel Petite cité de caractère
书城小镇的木结构房屋,16世纪乡村旅店拉瓦勒埃居(Écu de Laval)旧居  E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接着我们来参观独具特色的书镇贝谢尔(Bécherel),这个小镇充满着活力,是布列塔尼鲜活历史的代表,“萨瓦纳镇(Savenn Douar)协会”在高莱特(Colette Trublet)积极努力下,围绕书籍在村庄里展开了一系列的文化发展活动,为了能给这个1960年人口开始减少的地方,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和发展动力。接着我们看到建于16世纪,前有门廊,墙面是人字形木架结构的乡村旅店拉瓦勒埃居(Écu de Laval),也称作佛兰德故居,因为贝谢尔(Bécherel)人都从佛兰德购入商品,回到这里做亚麻贸易。最后我们观赏国际拉丁书法家黑沙贺(Richard Lempereur)先生展示的中国古代的书写艺术。

calligraphe à Bécherel
书镇贝谢尔(Bécherel),书法家黑沙贺(Richard Lempereur)先生作品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朗古埃(Langouët),都市乡村小镇,采用可持续发展战略

        朗古埃(Langouët)是一座距离雷恩(Rennes)20分钟车程的都市乡村小镇。市长丹尼尔·居埃夫(Daniel Cueff)也是布列塔尼公用土地管理处的负责人。既不是乡村,也不是市镇,朗古埃的居民是生活在乡村,工作在雷恩市中心。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的数据显示:位于市郊的镇,连接了城市和乡村,他们不属于中心城市,但是经济上依赖城市,因为有至少40%的居民在市里工作。法国在1982到2011年间,城乡结合地区的人口大量增长。朗古埃(Langouët)很早就开始思考城市扩张后的问题,并着手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小镇上有一个100%有机产品生产基地,电子产品厂区,两个生态园,还有一个经济,社会和互助机构,食品储藏室,社团酒吧,“零化学农药”政策,提供给孩子的免费课外活动,以及有关机构构建的可持续发展网络:布鲁戴德(Bruded)

 

以博鲁兹艾合(Pelousière)住宅区为例

我们一起来参观博鲁兹艾合(Pelousière),简介由布鲁戴德(Bruded)协会提供

        布鲁戴德(Bruded协会是2005年,由布列塔尼规模较小的市镇联合成立,以城市可持续发展为目标,民选代表们希望构建一个共同思考,交流经验,推进可持续发展实现的网络。至今,布鲁戴德(Bruded)协会已经有5个布列塔尼省的120个市镇加入

Maison ossature bois
朗古埃(Langouët)博鲁兹艾合(Pelousière)的生态街区   Bruded协会Mikael Laurent 摄 

 

        博鲁兹艾合(Pelousière)住宅区是建在朝南的山坡上,占地约1万公顷,毗邻森林,面对一片自然保护区。一共12座有房屋所有权的别墅,和6座集体所有的廉租房,严格遵守ADDOU(城市化可持续发展)法则,秉承宗旨是给中产阶级家庭,创建和谐,健康,节能的环境和居住条件。

        实施准则和方针政策

  • 促进社会融合:多样化住房类型(私人廉租房和公共廉租房)每平方米的价格限定在188欧内

  • 创造经济、卫生的居住环境:统一进行基本设备的配置,坐北朝南,木材取暖设备,加强绝缘,健康的热水和环保材料(原木,纤维棉,无挥发物油漆,橡胶覆盖层)

  • 推动居住模式符合朗古埃(Langouët)环境,尊重可持续发展原则(切合环境,限制私人使用,保留乡村风)

  • 保护水质,减少水资源浪费:提高雨水资源管理技术,限制不透水处面积,促进水循环

  • 加强社会融合和参与度:鼓励住户参与和监督工程建设(布列塔尼工程建筑公司负责)

  • 鼓励适度出行:限制道路宽度,公路上禁止停车,建立供社交的公共场所

 

        丹尼尔·居埃夫(Daniel Cueff)提出了研究方法,并在朗古埃(Langouët)政府做了具体介绍,包括主要准则,目标以及公共土地管理处EPFB 在整个布列塔尼推行的措施。用当地特产招待客人的联谊会,必定会加强布列塔尼同中国,尤其是同山东省进一步开放的愿望和友好合作关系。

 

 

大都市雷恩(Rennes

晚上参观雷恩(Rennes)市中心,木结构房屋,17、18、21世纪的城市建筑,购物

圣马洛(Saint-Malo)-二战破坏后重建并重点保护的历史名城

        我们的中国客人非常期待了解,50年代的时候我们如何还原圣马洛(Saint-Malo)的历史原貌,并且使其适应现代生活环境,特别是现代交通网的建设和公共卫生领域。以中国的国土面积来看,圣马洛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但是他在旅游业方面的发展很值得借鉴。

 

        为了了解圣马洛,我们从阿莱(Alet)和安斯·索利多尔湾(Anse Solidor)出发,可以看到防御工事  -索利多尔塔(Solidor)- 位于朗斯河(Rance)河口,隶属于古老的圣塞合旺镇(Saint-Servan)。1369至1382年,布列塔尼公国杜克·让四世(duc Jean IV)下令修建,来控制朗斯河和圣马洛三角地带的入口。处于圆形地域,在塔上可以看到三角湾和城市的全景,目前塔得到合恩角航线博物馆的保护。圣马洛人是首先发现此地的法国人,并且在17世纪末穿过了合恩角,可以说阿莱(Alet)是圣马洛城的缩影。

 

Saint-Servan - montage
圣马洛安斯·索利多尔湾(Anse Solidor)和 14世纪索利多尔塔(Solidor), 萨布隆普莱桑斯桥( plaisance des Bas-Sablons )– 阿莱(Alet)港/圣塞合旺镇(Saint-Servan)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摄
  

第一张照片是从迪纳合(Dinard)拍摄的,第二张是一位在阿莱(Alet)港散步的人拍摄,可以看到圣马洛一侧的城墙

photo vue d'ensemble de ST Malo - vue de Dinard
圣马洛全景  Jean-Pierre Lorphelin  摄
Vue de la cité d'alet sur Saint-Malo
圣马洛因特拉斯罗穆城(Intra-Muros)  2015年10月  摄

        1944年二战末,城市的80%都遭到了破坏,和圣马洛(Saint-Malo) 仅保存下16、17、18世纪的78座房屋和建筑。重建工作是在时任市长凯拉·项伯(Guy La Chambre),前任国家总理,当地居民还有重建部部长的推动下开展的,修复工作的顺利进行多亏了长达12年中(1948-1960)来自魁北克省的资助。

        之后的数年中,老城慢慢修复。1636年,杜布松(Dubuisson-Aubenay)描述到:老城急需整修改造,几乎所有老房子的木结构都很干燥,建筑木材的坚韧性是非常重要的。1661年,一场大火席卷了城市,烧毁了287座房屋,到1781年,仅存留了148座古老的木结构房子。有必要说明的是1694年,在圣马洛的建筑师团队,制造的船只数量比房屋都多,现在船舶制造仍在进行。透过没有门的橱窗,我们在圣马洛还可以看到为数不多的老房子。

        海上贸易的蓬勃发展,使木结构建筑逐渐被石质建筑所取代。中世纪,从亨利四世(Henri IV)执政时期到路易十四(Louis XIV)执政后期,城市人口的数量翻了一番。在人口增长的压力下,城市建起了很多石质的新房子,但是火灾中幸存的老房子还是被很好的保护下来。

        作为王国的第一座贸易桥梁,1690年左右,圣马洛成为首个贸易区。沃邦(Vauban)人于1689年春天,第一次抵达这里,批发商和船主们都依附于这个城市,不愿离开。国王御用建筑师工程师西蒙·卡航歌(Simon de Garangeau)来到此地,建筑师时代来临了。他们的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打造了这座古典城市。一些旅馆和其他建筑修建起来,花岗岩的材质和色泽,与周围环境的协调感,朴素的风格,合理的空间和采光,都使整个新区熠熠生辉。这也让城市独具特色,端庄,简约,朴实无华,尽管是大兴土木,但却是精美的作品,或者是城市财富的显露。1690至1700年间这次风格上的重塑,正值东印度公司的鼎盛时期,也是中国和法国第一次贸易上的往来。

        遭受到再次摧毁后,应该怎么做?城市建筑家又一次提出圣马洛城市的建筑问题,仍然坚持使用花岗岩,但是改善起居设备和循环系统。第一套重建方案是由罗马奖章的获得者马克(Marc Brillaud de Laujardière)制定的。当时另一位著名的罗马奖章建筑奖的获得者路易斯(Louis Arretche)重新拿到马克的草图,补充到:城市重建的成功取决于城市的形状,四面环海的特点以及港口的分布,这是法国一座鲜有的城市,可以一览无余她的秀丽景色。首先恢复城市四周的建筑,勾勒出她的外形,然后确定船只的样式。之后在海蒙德(Raymond Cornon)的协助下,路易斯(Louis Arretche)保存了勾勒出城市形状的教堂,城堡以及建筑物的原貌。这次给城市内部重建很大的自由度。医院,监狱的整修让出了很大面积,使道路得以加宽。修建了高达3到6层的楼房,外墙进行适度的修整,避免使用昂贵的材料,只对露台加以改造来促进商业的发展。屋顶的倾斜度约为50到60,花岗岩和石板岩用来加固,当然也大量采用了混凝土。

        之后我们开始参观因特拉斯罗穆城(intra-muros),主要是看他的古建筑(城堡,塔,比圣马洛更古老的15世纪房子,乌塞大道(Houssaye),教堂),还有一些50年代重修的建筑,当然不能错过绕城一周来看看她的城墙。圣马洛的最后一站便是购物,让中国客人们来欣赏圣马洛的物产。

 

以后的中国,会是生态文明时代?

        近些年,中国的环境问题成为持续发展的关键。除了二氧化碳过度排放造成的温室效应,中国的河流,土地和地下水都遭到了污染。煤炭发电过程中,大量煤炭燃烧产生很多粉尘,以至于像北京这样大城市的空气几乎无法呼吸。污染成为影响公众健康的主要因素,中国政府开始关注经济增长中的环境污染问题。中国可再生能源企业,在产品深加工领域找到了极大的发展空间。毋庸置疑,中国在几年后便可实现绿色增长。近几年,中国大量投资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在刚刚公布的2016-2020五年规划中,提出了《生态文明》的理念,强调了严格控制煤炭燃烧消费总量。中国农村将继续进行绿化工作。围绕可持续发展的主题,相对于路维尼(Louvigné)和朗古埃(Langouët)镇带来的宝贵经验,我们法中国际协会将不懈努力推动山东省同布列塔尼大区的友好合作。

 

 

撰稿人: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译者 : 谭爽 

头版照片: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2008年摄于曲阜,孔庙,中国书法 

摄影师 : Évelyne Ollivier-Lorphelin, Jean-Pierre Lorphelin,Mikaël Laurent de Bruded 照片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出版总监:Yannick Morin,France-Chine-International法中国际主席

 

备注:

1 安徽宏村所拍的这张照片是付费的!入口处设有防护栏杆!
2 « 嵌入屋顶斜面的檩条用来减缓下水道的倾斜度 »

 

信息来源

Unesco – Anciens villages du sud du Anhui – Xidi et Hongcun
Le monde diplomatique novembre 2015 ;Paysans chinois entre cueillette et Internet ; Au village des Zha 
Louvigné communauté
Bretagne rurale et rurbaine  «Bruded»  
Langouët, une commune écologique bretonne qui innove avec ses habitants

 

邀请您参与法中国际协会的发展项目

如果您对法中国际协会采取的发展策略感兴趣,如果您想要参与或者筹备项目,请您随时联系我们。
我们的邮箱是: contact@france-chine-international.com